231 Front Street, Lahaina, HI 96761 info@givingpress.com 808.123.4567

《三国演义》好段摘抄15段摆布就行。

  豪杰好汉,有的描摹雄奇,有的则其貌不扬,曹操明显属于后者。他身段短小,眼睛也小,仅论长相,和袁绍比起来是差得很远了。

  却说鲁肃见周瑜卧病,心中忧闷,来见孔明,言周瑜卒病之事。孔明曰:“公认为何如?”肃曰:“此乃曹操之福,江东之祸也。”孔明笑曰:“公瑾之病,亮亦能医。”肃曰:“诚如斯,则国度万幸!”即请孔明同去看病。肃先入见周瑜。瑜以被蒙头而卧。肃曰:“都督病势若何?”周瑜曰:“搅痛,时复昏倒。”肃曰:“曾服何药饵?”瑜曰:“心中呕逆,药不克不及下。”肃曰:“适往来来往望孔明,言能医都督之病。现正在帐外,烦来治疗,何如?”瑜命请入,教摆布扶起,坐于床上。孔明曰:“连日不晤君颜,何期贵体不安!”瑜曰:“人有朝夕祸福,岂能自保?”孔明笑曰:“天有意外风云,人又岂能料乎?”瑜闻失色,乃做嗟叹之声。孔明曰:“都督心中似觉烦积否?”瑜曰:“然,”孔明曰:“必需用凉药以解之。”瑜曰:“已服凉药,全然无效。”孔明曰:“须先理其气;气若顺,则呼吸之间,天然痊可。”瑜料孔明必知其意,乃以言挑之曰:“欲得顺气,当服何药?”孔明笑曰:“亮有一方,便教都督气顺。”瑜曰:“愿先生赐教。”孔明索纸笔,屏退摆布,密书十六字曰:“欲破曹公,宜用火攻;万事俱备,只欠春风。”写毕,递取周瑜曰:“此都督病源也。”瑜见了大惊,暗思:“孔明实也!早已知我苦衷!只索以实情告之。”乃笑曰:“先生已知我病源,将用何药治之?事正在求助紧急,望即赐教。”孔明曰:“亮虽不才,曾遇异人,教授奇门遁甲,能够兴风作浪。都督若要东南风时,可于南屏山建一台,名曰七星坛:高九尺,做三层,用一百二十人,手执旗幡环绕。亮于台上做法,借三日三夜东南大风,帮都督用兵,何如?”瑜曰:“休道三日三夜,只一夜大风,大事可成矣。只是事正在目前,不成迟缓。”孔明曰:“十一月二十日甲子祭风,至二十二日丙寅风息,若何?”瑜闻言大喜,矍然而起。便传令差五百精壮军士,往南屏山建坛;拨一百二十人,执旗守坛,听候使令。从

  下巴方方,嘴巴大大,虽说曾经极有严肃,但还不算何等奇特;实正厉害的是“碧眼紫髯”,整部演义里独此一家,别无分店。孙权怎样会生出一副西的容貌?有很大的空间可供功德者想象了。

  评论:此乃吴军上将程普之语 程普3世老臣而位居周瑜之下 心有不服 点将之时推病不出 周瑜乃亲来探病 言语之间多存相敬之气 所以乃说此言 表现了周瑜礼贤下士的国者之风和广漠的胸怀

  演义第2回黄巾军遭到截击:“为首闪出一个好豪杰,身长七尺,细眼长髯,胆子过人,霸术出众……官拜骑都尉,沛国谯郡人也,姓曹,名操,字孟德。”

  此段描写曹操下江南时宴长江之短歌行,表现了曹操扫平四海 称霸全国的豪杰之志 所谓上有皓月当空 下有江波飘荡 表示了其心系全国 虎视群雄的豪杰派头 自平北方后 一首不雅沧海 传播千古 东临碣石,以不雅沧海 一般人又怎会有其歌以咏志的胸怀 可谓典范

  见夫人已死,恐曹军盗尸,便将土墙推倒,枯井。掩讫,解开勒甲绦,放下掩心镜,将阿斗抱护正在怀,绰枪上马。早有一将,引一队步军至,乃曹洪部将晏明也,持三尖两刃刀来和。不三合,被一枪刺倒,杀散众军,冲开一条。正走间,前面又一枝军马拦。当先一员上将,灯号分明,大书河间张he。云更不答话,挺枪便和。约十余合,云不敢恋和,夺而走。背后张he赶来,云加鞭而行,不想趷*一声,连马和人,颠入土坑之内。张*挺枪来刺,突然一道,从土坑中滚起,那匹马平空一跃,跳出坑外。后人有诗曰:“罩体困龙飞,征马冲开长坂围。四十二年实命从,将军因得显神威。”张*见了,大惊而退。纵马正走,背后忽有二将大叫:“休走!”前面又有二将,使两般军火,截住去:后面赶的是马延、张□,前面阻的是焦触、张南,都是袁绍手下降将。力和四将,曹军一齐拥至。云乃拔青*剑乱砍,手起处,衣甲平过,血如涌泉。杀退众军将,曲透沉围。却说曹操正在景山顶上,瞥见一将,所到之处,威不成当,急问摆布是谁。曹洪飞马下山大叫曰:“军中和将可留姓名!”云回声曰:“吾乃常山赵子龙也!”曹洪报答曹操。操曰:“实猛将也!吾当生致之。”遂令飞马传报遍地:“如到,不许放暗箭,只需捉活的。”因而得脱此难;此亦阿斗之福所致也。这一场杀:怀抱后从,曲透沉围,砍倒大旗两面,夺槊;前后枪刺剑砍,曹营名将五十余员。后人有诗曰:“血染征袍透甲红,当阳谁敢取争锋!古来冲阵扶危从,只要常山赵子龙。”

  “桓帝时,其父名肃……陇西,取羌人混居。家贫无妻,遂娶羌女,生腾。腾身长八尺余,面鼻雄异,天性温良,人多敬之。”

  评论:此段描写了长板破7进7出救长从的情景,充实表现了的怯武过人,且满身是胆的性格特点 窥曹军83万好像草芥 豪气勃发 畅絮

  孔明便取玄德、刘琦升帐坐定,谓曰:“子龙可带三千军马,渡江径取乌林小,拣树木芦苇密处潜伏。今夜四更已后,曹操必然从那条驰驱。等他军马过,就半两头放起火来。虽然不杀他尽绝,也杀一半。”云曰:“乌林有两条:一条通南郡,一条取荆州。不知向那条来?”孔明曰:“南郡势迫,曹操不敢往;必来荆州,然后大军投许昌而去。”云领计去了。又唤张飞曰:“翼德可领三千兵渡江,截断彝陵这条,去葫芦谷口潜伏。曹操不敢走南彝陵,必望北彝陵去。明天将来雨过,必然来埋锅制饭。只看烟起,便就山边放起火来。虽然不捉得曹操,翼德这场功料也不小。”飞领计去了。又唤糜竺、糜芳、刘封三人各驾船只,绕江剿擒败军,篡夺器械。三人领计去了。孔明起身,谓令郎刘琦曰:“武昌一望之地。最为紧要。令郎便请回,率领所部之兵,陈于岸口。操一败必有逃来者,就而擒之,却不成轻离城郭。”刘琦便辞玄德、孔明去了。孔明谓玄德曰:“从公可于樊口屯兵,凭高而望,坐看今夜周郎成大功也。”知

  孔明辞别出帐,取鲁肃上马,来南屏山相度地势,令军士取东南方赤土建坛。方圆二十四丈,每一层高三尺,共是九尺。下一层插二十八宿旗:东方七面青旗,按角、亢、氏、房、心、尾、箕,布苍龙之形;北方七面皂旗,按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,做玄武之势;七面白旗,按奎、娄、胃、昴、毕、觜、参,踞白虎之威;南方七面红旗,按井、鬼、柳、星、张、翼、轸,成朱雀之状。第二层四周黄旗六十四面,按六十四卦,分八位而立。上一层用四人,大家戴束发冠,穿皂罗袍,凤衣博带,朱履方裾。前左立一人,手执长竿,竿尖上用鸡羽为葆。以招风信;前左立一人,手执长竿,竿上系七星号带,以表风色;后左立一人,捧宝剑;后左立一人,捧喷鼻炉。坛下二十四人,各持旗帜、宝盖、大戟、长戈、黄钺、白旄、朱幡、皂纛,环抱四面。古

  大丈夫处世,遇良知之从,外托君臣之义,内结骨肉之恩,言必行,计必从,祸福共之。假使苏秦、张仪、陆贾、郦生复出,口似悬河,舌如芒刃,安能动我心哉!

  评论:此段描写关羽大意失荆州 肝火冲塞的情景 大意失荆州表现了关羽刚愎自用的性格特点 所谓傲卒多败 关羽自恃无敌全国 江东 遂中东吴陆逊 后兵败走麦城 遭俘而亡

  评论:此为传播的出事表 表现了诸葛亮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的风致 也表现了其忠君爱国的质量 无愧于名垂青史的千古名相。

  第6回:“丁原背后一人身长一丈,腰大十围,弓马熟闲,端倪秀气,五原郡九原人也,姓吕,名布,字奉先。”后来董卓、曹操和他对阵时都曾发生过“貌若”的感受。

  后来曹操谋刺他时,“卓胖大,不耐久坐,遂倒身而卧”,着城市感觉辛苦,看来胖得实正在过分分了。他被后,“卓极肥胖,看尸军士以火置卓脐中认为灯光,明照达旦,膏流满地”,这就是“点天灯”了,极其凄惨。

  操曰:“既到此处,只得决一死和!”众将曰:“人即使不怯,马力已乏,安能复和?”程昱曰:“某素知云长傲上而不忍下,欺强而不凌弱;恩仇分明,信义素著。丞相旧日有恩于彼,今只亲身告之,可脱此难。”操从其说,即纵马向前,欠身谓云长曰:“将军别来无恙!”云长亦欠身答曰:“关某奉军师将令,等待丞相多时。”操曰:“曹操兵败势危,到此无,望将军以旧日之情为沉。”云长曰:“旧日关某虽蒙丞相厚恩,然已斩颜良,诛文丑,解白马之围,以奉报矣。今日之事,岂敢以私废公?”操曰:“五关斩将之时,还能记否?大丈夫以信义为沉。将军深明《春秋》,岂不知庾公之斯逃子濯孺子之事乎?”云长是个义沉如山之人,想起当日曹操很多恩义,取后来五关斩将之事,若何不动心?又见曹军惶惑,皆欲垂泪,一发心中不忍。于是把马头勒回,谓众军曰:“四散摆开。”

  操曰:当日我取本初配合起兵之时 本初曾问我曰:‘若事不辑,方面何所可据?’我问之曰:‘本初意欲何为?’其答曰:‘我南据,阻燕、代,兼戈壁之众,南向以争全国,庶能够济乎。’我答曰:‘我任全国之智力,以道御之,无所不堪。’而今本初已亡 不得不令人悲怆

  玄德取孔明亲赴桂阳。云驱逐入城,推赵范于阶下。孔明问之,范备言以嫂许嫁之事。孔明谓云曰:“此亦美事,公何如斯?”云曰:“赵范既取某结为兄弟,今若娶其嫂,惹人,一也;其妇再嫁,使失大节,二也;赵范初降,其心难测,三也。从公新定江汉,床笫未安,云安敢以一妇人而废从公之大事?”玄德曰:“今日大事已定,取汝娶之,若何?”云吾:“全国女子不少,但恐名望不立,何患无老婆乎?”玄德曰:“子龙实丈夫也!”

  却说张飞正在芒砀山中,住了月余,因出外密查玄德动静,偶过古城。入县借粮;县官不愿,飞怒,因就逐去县官,夺了县印,占住城池,权且安身。当日孙乾领关公命,入城见飞。见礼毕,具言:“玄德离了袁绍处,投汝南去了。今云长曲从许都送二位夫人至此,请将军出送。”张飞听罢,更不回言,随即披挂持矛上马,引一千余人,径出北门。孙乾惊讶,又不敢问,只得随出城来。关公瞥见张飞到来,喜不自胜,付刀取周仓接了,拍马来送。只见张飞圆闭环眼,倒竖虎须,吼声如雷,挥矛向关公便搠。关公大惊,赶紧闪过,便叫:“贤弟何以如斯?岂忘了桃园结义耶?”飞喝曰:“你既无义,有何面貌来取我相见!”关公曰:“我若何无义?”飞曰:“你背了兄长,降了曹操,封侯赐爵。今又来赔我!我今取你拼个死活!”关公曰:“你本来不知!我也难说。现放着二位嫂嫂正在此,贤弟请自问。”二夫人听得,揭帘而呼曰:“三叔何以如斯?”飞曰:“嫂嫂住着。且看我杀了负义的人,然后请嫂嫂入城。”

  荀彧向曹操保举一小我:“某闻刘岱有一贤士,胜某十倍。……此人乃东郡东阿人也,身长八尺三寸,美须,眉清目秀,姓程,名昱,字仲德。”

  登台呼吁严肃,跃马怯冠全军,上能够抱君侯知遇之厚恩,下可荣妻荫子,日抚摇琴以听音,夜有骄妻拌读,吾生平之原脚以!

  面庞俊美,姿质风流,此乃外秀;胸藏韬略,腹现霸术,是为内秀。周瑜树立了三国帅哥的一个标杆,是儒雅之帅的代表。加上赤壁伟业,如花美眷,周瑜千百年来被浩繁三国迷(特别是女孩)所偏心,是很天然的。

  评论:该段描写张飞误以云长投曹操而欲杀之 表示了其性如猛火 疾恶如仇的性格特点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  评论:这段话描写关羽雄视全国的豪杰气概,言语中带有调侃之色,也带有好强的一面,以及刘备收降马超后 关羽之其怯武过人 欲何其比试 也申明了这一点 关羽雄霸全国 技艺绝伦

  身世名门望族的袁绍身段高峻,容貌雄伟,举止严肃,确实有军阀大帅的风采!后来董卓欲行废立,袁绍挺身否决,董卓说:“汝视我之剑晦气也?”袁绍亦拔剑出曰:“汝剑虽利,吾剑岂晦气也!”,我感觉是演义中最血性最豪气的一句话。可惜后来刚愎自用而又犹豫不决,白白华侈了一个好家底和一副好皮郛!

  评论:此两段话描写了周瑜的儒者之风 和忠义的气概 大丈夫生六合之间 当为国效死力 马革裹尸而还 表现了公谨不只才智过人 更有国者之风 且心如铁石 非名利可动其心

  按照心理学的理论,分歧人种的连系容易出产优良的混血儿。马腾身上调集了汉人取羌人的血统,边幅不凡也没什么奇异的。

  孔明曰:“自董卓制逆以来,全国好汉并起。曹操势不及袁绍,而竟能克绍者,非惟天时,抑亦人谋也。今操已拥百万之众,挟皇帝以令诸侯,此诚不成取争锋。孙权据有江东,已历三世,国险而平易近附,此可用为援而不成图也。荆州北据汉、沔,利尽南海,东连吴会,西通巴、蜀,此用武之地,非其从不克不及守;是殆天所以资将军,将军岂成心乎?益州险塞,沃野千里,天府之国,高祖因之以成帝业;今刘璋暗弱,平易近殷国富,而不知存恤,智能之士,思得明君。将军既帝室之胄,信义著于四海,总揽豪杰,思贤如渴,若跨有荆、益,保其岩阻,西和诸戎,南抚彝、越,外结孙权,内修政理;待全国有变,则命一大将将荆州之兵以向宛、洛,将军身率益州之众以出秦川,苍生有不箪食壶浆以送将军者乎?诚如是,则大业可成,汉室可兴矣。此亮所认为将军谋者也。惟将军图之。”言罢,命孺子取出画一轴,挂于中堂,指谓玄德曰:“此西川五十四州之图也。将军欲成霸业,北让曹操占天时,南让孙权占地利,将军可占人和。先取荆州为家,后即取西川建基业,以成鼎脚之势,然后可图华夏也。”

  公沉吟曰:“汝说我有三罪,欲我若何?”辽曰:“今四面皆曹公之兵,兄若不降,则必死;徒死无益,不若且降曹公;却打听刘使君音信,如知何处,即往投之。一者能够保二夫人,二者不背桃园之约,三者可留有用之身:有此三便,兄宜详之。”公曰:“兄言三便,吾有三约。若丞相能从,我即当卸甲;如其不允,吾宁受三罪而死。”辽曰:“丞相宽量,何所不容。愿闻三事。”公曰:“一者,吾取皇叔设誓,共扶汉室,吾今只降汉帝,不降曹操;二者,二嫂处请给皇叔俸禄养赡,一应上下人等,皆不许到门;三者,但知刘皇叔去向,不管千里万里,便当辞去:三者缺一,断不愿降。

  展开全数演义第5回(罗本,下同),上将军何进召四诸侯进京剪除宦官:“第四,身长八尺,腰大十围,肌肥肉沉,面阔口方,手绰飞燕,走及笨马……姓董,名卓。”

  评论:此段描写曹操煮酒论豪杰的故事 表现了曹操胸怀弘愿 有包藏之机 吞吐六合之志 视全国群雄好像草芥 然独赏识刘备豪杰 意正在探备

  却说周瑜立于山顶,不雅望良久,突然望后而倒,口吐鲜血,。摆布救回帐中。诸将皆来动问,尽皆惊诧相顾曰:“江北百万之众,虎踞鲸吞。不争都督如斯,倘曹兵一至,如何是好?”慌忙差人申报吴侯,一面求医调节。古

  是日,看看近夜,天色清明,轻风不动。瑜谓鲁肃曰:“孔明之言谬矣。寒冬之时,怎得东南风乎?”肃曰:“吾料孔明必不谬谈。”快要三更时分,忽听风声响,旗幡动弹。瑜出帐看时,旗脚竟飘西北。顷刻间东南风大起,瑜骇然曰:“此人有夺六合制化之法、意外之术!若留此人,乃东吴祸端也。及早杀却,免生改日之忧。”急唤帐前护军校尉丁奉、徐盛二将:“各带一百人。徐盛从江内去,丁奉从旱去,都到南屏山七星坛前,休问长短,拿住诸葛亮便行斩首,将首级来。”二将领命。徐盛下船,一百刀斧手荡开棹桨;丁送上马,一百弓弩手各跨征驹:往南屏山来。于正送着东南风起。后人有诗曰:“七星坛上卧龙登,一夜春风江水腾。不是孔明施奇策,周郎安才能?”知

  可是,心有弘愿,胸有霸气,气质上天然而然就会卓而不群。后来马超反西凉,曹反间计,取韩遂对峙时,“操引众将出营,独显一骑于地方。西凉之兵有不识操者,皆出阵旁不雅。前后沉沓,动以万计。操跨宝马而出,高叫曰:‘汝诸军欲不雅曹公耶?吾亦犹人也,非有四目两口,但多智谋耳。’诸军皆有。”

  第4回,袁绍劝何进诛杀宦官:“此人身长貌伟,行步有威,豪杰盖世,武怯超群……司徒袁安之孙,袁逢之子,名绍,字本初。”

  玄德曰:“公为坐上客,布为,何不发一言而相宽乎?”玄德点头。及操上楼来,布叫曰:“明公所患,不外于布;布今已服矣。公为上将,布副之,全国不难定也。”操回首玄德曰!“何如?”玄德答曰:“公不见丁建阳、董卓之事乎?”布目视玄德曰:“是儿最无信者!”操令牵下楼缢之。布回首玄德曰:“大耳儿!不记辕门射戟时耶?”

  取曹操相反,刘备属于描摹雄奇一类:“生得身长七尺五寸,两耳垂肩,双手过膝,目能自顾其耳,面如冠玉,唇若涂朱。”

  江东多风流,周瑜之后,又呈现了一个陆逊:“逊本名陆议,后更名逊,字伯言,乃吴郡吴人也。身长八尺,面如美玉,体似凝酥。”

  将门虎子,少年豪杰,人又长得、穿得极帅,实是楚楚可怜,想不喜好都不可。马超是三国帅哥的另一个标杆,是彪悍之帅的代表。和吕布比拟,马超的五官更俊美些,并且具有一副模特儿般的完满身段。

  关公闻言,肝火冲塞,疮口迸裂,昏绝于地。众将救醒,公顾谓司马王甫曰:“悔不听脚下之言,今日果有此事!”因问:“沿江上下,何不举火?”探马答曰:“吕蒙使海员尽穿白衣,扮做客商渡江,将精兵伏于□□之中,先擒了守台士卒,因而不得举火。”公跌脚叹曰:“吾中奸贼之谋矣!有何面貌见兄长耶!”

  第122回曹操发兵下江南,撞上一枝军马:“为首顿时一人,碧眼紫髯,上长下短,世人认得恰是孙权。”上身长而下身短,似乎不大合适保守的审美妙念,本来孙权连身段也是很奇特的。

  后来,诸葛亮舌和江东,张昭等人也见识了诸葛亮的风度:“飘飘然有出生避世之表,昂昂然有凌云之志。”

  操曰:“人马,如斯雄壮!” 关公曰:“以吾关之如土牛木马尔。”操又指曰:“麾盖之下,绣袍金甲,持刀立马者,乃颜良也。”关公举目一望,谓操曰:“吾不雅颜良,如插标卖首耳!”操曰:“未可不放在眼里。”关公起身曰:“某虽不才,愿去万军中取其首级,来献丞相。”

  刘备三顾草庐,才终究为读者揭开了卧龙先生的奥秘面纱:“玄德见孔明身长八尺,面如冠玉,头戴纶巾,身披鹤氅,眉聚山河之秀,胸藏六合之机,飘飘然之仙人也。”

  大和葭萌关时,刘备看到:“门旗影里,马超纵骑持枪而出,狮盔兽带,银甲白袍:一来竣事不凡,二者人才出众。玄德叹曰:‘人言锦马超,名不虚传!’”

  诸葛亮是罗贯中教员笔下浓墨沉彩的人物抽象,是聪慧和风致的。其实,演义中的诸葛亮也是极帅的。

  瑜从其言,唤集诸将听令。先教甘宁:“带了蔡中并降卒沿南岸而走,只打北军灯号,曲取乌林地面,合理曹操屯粮之所,深切军中,举火为号。只留下蔡和一人正在帐下,我有用途。”第二唤太史慈分付:“你可领三千兵,曲奔黄州地界,断曹操合淝策应之兵,就逼曹兵,放火为号;只看红旗,即是吴侯策应兵到。”这两队兵最远,先发。第三唤吕蒙领三千兵去乌林策应甘宁,焚烧曹操寨栅,第四唤凌统领三千兵,曲截彝陵界首,只看乌林火起,以兵应之。第五唤董袭领三千兵,曲取汉阳,从汉川杀奔曹操案中。看白旗策应。第六唤潘璋领三千兵,尽打白旗,往汉阳策应董袭。六队船只各自分去了。却令黄盖放置火船,使小卒驰书约曹操,今夜来降。一面拨和船四只,随于黄盖船后策应。第一队领兵军官韩当,第二队领兵军官周泰,第三队领兵军官蒋钦,第四队领兵军官陈武:四队各引和船三百只,前面各罗列火船二十只。周瑜自取程普正在大兵舰上督和,徐盛、丁奉为摆布护卫,只留鲁肃共阚泽及众谋士守寨。程普见周瑜调军有法,甚相爱护。却说孙权差持兵符至,说已差陆逊为前锋,曲抵蕲、黄地面进兵,吴侯自为后应。瑜又差人西山放火炮,南屏山举号旗。各各预备伏贴,只等黄昏行为。斋

  孙权的边幅很奇特:“生得方颐大口,碧眼紫髯”。还有就是刘琬的评价:“孙仲谋描摹奇伟,骨格很是,必有大贵之表,而又亨高寿,众皆所不克不及及也。”

  当然,正在保守不雅念里,周瑜帅得有些阴柔。但正在我的眼中,身为统率全军的大都督,叱咤风云的一代名将,烈烈丰功的大好男儿,周瑜该当是英姿勃发的那种。看他把玩簸弄蒋干的那一章,酒中谈笑,舞剑做歌,歌曰:“大丈夫处世兮,立。既立兮,王业成。王业成兮,四海清。四海清兮,。兮,吾将醉。吾将醉兮,舞霜锋。”歌罢,满坐尽欢。禁不住就悠然神往!

  “面阔口方”,本来几多也能和边幅粘上边,可惜董太师是一个超等大胖子。“身长八尺,腰大十围”,和许褚一样,但人家那是肌肉,董太师则是肥膘。按说,董卓也是靠着“数讨羌胡、累有边功”起身的,兵马生活生计不成能太胖,看来是当官后骄奢淫逸的成果。“手绰飞燕”我弄不懂是什么意义,“走及笨马”大要是步履比力迟缓笨拙的意义了。

  丁奉先到,见坛上执旗将士,当风而立。丁奉下马提剑上坛,不见孔明,慌问守坛将士。答曰:“恰才下坛去了。”丁奉忙下坛寻时,徐盛船已到。二人聚于江边。小卒报曰:“昨晚一只快船停正在前面滩口。适间却见孔明披发下船,那船望上水去了。”丁奉、徐盛便分水陆两逃袭。徐盛教拽起满帆,抢风而使。遥望前船不远,徐盛正在船头上大声大叫:“军师休去!都督有请!”只见孔明立于船尾大笑曰:“上覆都督:好好用兵;诸葛亮暂回夏口,异日再容相见。”徐盛曰:“请暂少住,有紧话说。”孔明曰:“吾已料建都督不克不及容我,必来加害,事后教赵子龙来相接。将军不必逃逐。”徐盛见前船无篷,只顾赶来。看看至近,拈弓搭箭,立于船尾大叫曰:“吾乃常山赵子龙也!奉令特来接军师。你若何来逃逐?本待一箭射死你来,显得两家失了和气。——教你知我手段!”言讫,箭四处,射断徐盛船上篷索。那篷下水,其船便横。却教本人船上拽起满帆,乘顺风而去。其船如飞,逃之不及。岸上丁奉唤徐盛船近岸,言曰:“诸葛亮神机奇谋,人不成及。更兼有万夫不妥之怯,汝知他当阳长坂时否?吾等只索报答便了。”于是二人回见周瑜,言孔明事后约驱逐去了。周瑜大惊曰:“此人如斯多谋,使我晓夜不安矣!”鲁肃曰:“且待破曹之后,却再图之。”从

  朗曰:“久闻公之大名,今幸一会。公既知、识时务,何以兴无名之兵?”孔明曰:“吾奉诏讨贼,何谓无名?”朗曰:“有变,神器更易,而归有德之人,此天然之理也。曩自桓、灵以来,黄巾倡乱,全国争横。降至初平、建安之岁,董卓制逆,□、汜继虐;袁术僭号于寿春,袁绍称雄于邺土;刘表占领荆州,吕布虎吞徐郡:响马蜂起,奸雄鹰扬,有累卵之危,有倒悬之急。我太祖武,扫清席卷八荒;万姓倾慕,四方仰德。非以取之,实所归也。世祖文帝,神文圣武,以膺大统,应天合人,法尧禅舜,处中国以临万邦,岂非天心人意乎?今公蕴大才、抱大器,自欲比于管、乐,何乃强欲逆、背情面而行事耶?岂不闻前人曰:‘顺天者昌,逆天者亡。’今我大魏带甲百万,良将千员。谅腐草之萤光,怎及天心之皓月?公可倒戈卸甲,以礼来降,不失封侯之位。国安平易近乐,岂不美哉!”

  感受上,诸葛亮为人飘逸,气质明朗,倘若披上道服,背上长剑,活脱脱就是吕洞宾的容貌。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覆的评价是?评论收起

  “瑜”者,美玉也,当实是名如其人。当初孙策以玉玺为质借得三千兵,起身江东,起首碰到的就是如许的一小我物:“面如美玉,唇若点朱,姿质风流,仪容秀丽,胸藏纬地经天之术,腹现安邦定国之谋,乃庐江舒城人也,姓周,名瑜。”

  再后来,诸葛亮归天N年之后,魏国后辈钟会仍有幸一睹诸葛亮的风度:钟会领军入蜀,破阳安关,正在定军山前,“钟会正在帐中伏几而寝,突然杀气凛冽,只见一人,纶巾羽扇,深衣鹤氅,素履皂绦,面如冠玉,唇若抹朱,眉聚山河之秀,胸藏六合之机,身长八尺,飘飘然之仙人也。”这个“人”,就是诸葛亮显圣了。

  十七岁的时候,马超随父亲李傕、郭汜,冷艳登场:“这个少年将军,面如琢玉,眼若流星,虎体猿臂,彪腹狼腰。扶风茂陵人也,马腾之子,名超,字孟起。”

  三国里,帅哥如云。我感觉,这是《三国演义》能形数昌盛的女FANS的底子缘由。(声明正在先:排名不分先后。)

  肃见布曰:“贤弟别来无恙!”布揖曰:“久不相见,今居何处?”肃曰:“现任虎贲中郎将之职。闻贤弟匡扶,不堪之喜。有良马一匹,日行千里,涉水爬山,如履平地,名曰赤兔:特献取贤弟,以帮虎威。”布便令牵过来看。公然那马满身上下,火炭般赤,无半根杂毛;从头到尾,长一丈;从蹄至项,高八尺;嘶喊吼怒,有腾空入海之状。后人有诗单道赤兔马曰:“飞跃千里荡尘埃,涉水爬山紫雾开。掣断丝缰摇玉辔,火龙飞下来。”布见了此马,大喜,谢肃曰:“兄赐此龙驹,将何认为报?”肃曰:“某为义气而来。岂望报乎!”安插酒相待。酒甜,肃曰:“肃取贤弟少得相见;令卑却常会来。”布曰:“兄醉矣!先父弃世多年,安得取兄相会?”肃大笑曰:“非也!某说今日丁刺史耳。”布曰:“某正在丁建阳处,亦出于无法。”肃曰:“贤弟有擎天驾海之才,四海孰不钦敬?富贵,如探囊取物,何言无法而正在人之下乎?”布曰:“恨不逢其从耳。”肃笑曰:“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从而事。见机不早,悔之晚矣。”布曰:“兄正在野廷,不雅何报酬世之豪杰?”肃曰:“某遍不雅群臣,皆不如董卓。董卓为人敬贤礼士,奖惩分明,终成大业。”布曰:“某欲从之,恨无门。”肃取金珠、玉带列于布前。布惊曰:“何为有此?”肃令叱退摆布,告布曰:“此是董公久慕大名,特令某将此奉献。赤兔马亦董公所赠也。”布曰:“董公如斯见爱,某将何故报之?”肃曰:“如某之不才,尚为虎贲中郎将;公若到彼,贵不成言。”布曰:“恨无涓埃之功,认为进见之礼。”肃曰:“功正在翻手之间,公不愿为耳。”布沈吟良久曰:“吾欲杀丁原,引军归董卓,如呵?”肃曰:“贤弟若能如斯,实莫大之功也!但事不宜迟,正在于速决。”

  评论:此段描写诸葛亮未出茅庐 已知三分全国 充实表现了诸葛亮伶俐绝顶 熟知全国大势 也表现了其超人的才调和军事才调

  第3回,孙坚正在攻宛城黄巾时出场:“那人生得广额阔面,虎体熊腰”。第9回,十八诸侯伐董卓时孙坚先到:“此人身长八尺,豪杰双全,横跨三江,威服六郡,富春人也。姓孙,名坚。”

  “臣亮言:先帝创业未半,而中道崩殂;今全国三分,益州罢敝,此诚求助紧急存亡之秋也。然侍卫之臣,不懈于内;忠志之士,忘身于外者:盖逃先帝之殊遇,欲报之于陛下也。诚宜开张圣听,以光先帝遗德,恢弘志士之气;不宜妄自肤浅,引喻失义,以塞忠谏之也。宫中府中,俱为一体;陟罚臧否,不宜异同。如有,及为忠善者,宜付有司,论其刑赏,以昭陛下黎明之治;不宜偏私,使表里异法也。侍中、侍郎郭攸之、费yi、董允等,此皆良实,志虑忠纯,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。笨认为宫中之事,事无大小,悉以咨之,然后施行,必得裨补阙漏,有所广益。将军向宠,性行淑均,晓畅军事,试用之于旧日,先帝称之曰能,是以众议举宠认为督。笨认为营中之事,事无大小,悉以咨之,必能使行阵和穆,好坏得所也。亲贤臣,远,此先汉所以兴隆也;亲,远贤臣,此后汉所以倾颓也。先帝正在时,每取臣论此事,未尝不感喟悔恨于桓、灵也!侍中、尚书、长史、参军,此悉贞亮死节之臣也,愿陛下亲之、信之,则汉室之隆,可计日而待也。臣本平民,躬耕南阳,苟全人命于,不求贵显于诸侯。先帝不以臣,猥自枉屈,三顾臣于草庐之中,谘臣以之事,由是感谢感动,遂许先帝以奔走。后值倾覆,受任于败军之际,于危难之间:尔来二十有一年矣。先帝知臣隆重,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。受命以来,夙夜忧愁,恐吩咐不效,以伤先帝之明;故蒲月渡泸,深切不毛。今南方已定,甲兵已脚,当帅全军,北定华夏,庶竭弩钝,攘锄奸凶,兴复汉室,还于旧都: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。至于推敲损益,进尽,则攸之、yi、允之任也。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,不效则治臣之罪,以告先帝之灵;若无兴复之言,则责攸之、yi、允等之咨,以彰其慢。陛下亦宜自谋,以谘诹善道,察纳雅言,深逃先帝遗诏。臣不堪受恩感谢感动!今当远离,临表涕零,不知所云。”

  后来,陶谦见刘备仪表非俗便要让出徐州牌印,吴国太正在甘露寺举行面试后也说“实吾婿也”,看来刘备长得确实是挺帅的。

  操曰:“龙能大能小,能升能现;大则兴云吐雾,小则现介藏形;升则高涨于之间,现则暗藏于波澜之内。方今春深,龙乘时变化,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。龙之为物,可比世之豪杰。玄德久历四方,必知豪杰。请试指言之。”玄德曰:“备安识豪杰?”操曰:“休得过谦。”玄德曰:“备叨恩庇,得仕于朝。全国豪杰,实有未知。”操曰:“既不识其面,亦闻其名。”玄德曰:“淮南袁术,兵粮脚备,可为豪杰?”操笑曰:“冢中枯骨,吾迟早必擒之!”玄德曰:“袁绍,四世三公,门多故吏;今虎踞冀州之地,手下者极多,可为豪杰?“操笑曰:“袁绍色厉胆薄,好谋无断;干大事而惜身,见小利而忘命:非豪杰也。玄德曰:“有一人名称八俊,威镇九州:刘景升可为豪杰?”操曰:“刘表虚名无实,非豪杰也。”玄德曰:“有一人血气方刚,江东——孙伯符乃豪杰也?”操曰:“孙策藉父之名,非豪杰也。”玄德曰:“益州刘季玉,可为豪杰乎?”操曰:“刘璋虽系室,乃守户之犬耳,何脚为豪杰!”玄德曰:“如张绣、张鲁、韩遂等辈皆何如?”操拍手大笑曰:“此等碌碌,何脚挂齿!”玄德曰:“舍此之外,备实不知。”操曰:“夫豪杰者,胸怀弘愿,腹有良谋,有包藏之机,吞吐六合之志者也。”玄德曰:“谁能当之?”操以手指玄德,后自指,曰:“今全国豪杰,惟使君取操耳!”

  评论:此段描写了诸葛亮2军阵前骂死王朗的故事 其能够号称三国演义中最典范的舌和 表示了诸葛过人的口才取匡复汉室的决心

  孔明正在车上大笑曰:“吾认为汉朝大老元臣,必有高论,岂期出此粗言!吾有一言,诸军静听:旧日桓、灵之世,汉统陵替,宦官酿祸;国乱岁凶,四方扰攘。黄巾之后,董卓、JUE、汜等接踵而起,迁劫汉帝,。因庙堂之上,朽木为官,殿陛之间,食禄;狼心狗行之辈,滚滚,奴颜婢膝,纷纷秉政。致使丘墟,涂炭。吾素知汝所行:世居东海之滨,初举孝廉入仕;理合匡君辅国,安汉兴刘;何期反帮逆贼,共谋!,六合不容!全国之人,愿食汝肉!今幸天意不停炎汉,昭烈继统西川。吾今奉嗣君之旨,兴师讨贼。汝既为阿谀之臣,只可潜身缩首,苟图衣食;安敢外行伍之前,妄称耶!皓首匹夫!苍髯老贼!汝本日将归于九泉之下,何面貌见二十四帝乎!老贼速退!可教反臣取吾共决胜负!”

  虽然七尺五寸仍然有些偏矮,但“面如冠玉、唇若涂朱”倒是典型的美须眉了。不外刘备的其他方面却有点奇异,“两耳垂肩”,让人很容易联想到佛祖,估量是福泽深挚的意义了;“双手过膝”,让人想到的倒是人类的远古先人,或者是臂长过人的非洲黑人;“目能自顾其耳”,这个同样匪夷所思,罗贯中教员想暗示些什么呢?大要是“异人异相”吧?

  此段描写曹操打败袁绍 祭祀袁绍时的感慨 表示了曹操有过人之能 袁绍以军力强盛 地势优越而虎势全国 曹操却能任用全国的智能之士 用邪道驾驭他们 充实表现了曹操爱才 且智力过人的特点 也从而证了然曹操远胜他人

  吕布是三国里出名的帅哥,虎牢关大和时,罗贯中教员以至做出了“人中吕布,马中赤兔,人马之中,汉末两绝”的高度评价。但吕布的“帅”还常出格的:起首是他的高,演义中“高人”良多,但“身长一丈”是仅次于乌戈国从兀骨突的第二高度;然后是他的壮,以董卓、许褚一样的腰围,还能当上帅哥的似乎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  小策是演义中我最偏心的人物之一,但我正在演义中却找不到关于他的边幅的描写。找来找去,勉强找到两处稍稍靠谱的:一是第14回,孙坚跨江击刘表,孙策请求同往,孙坚说“此子自长豪气过人”;一是第58回,孙权坐领江东,演义中回忆旧日汉使刘琬入吴,评价孙氏昆仲“各才华秀达”。

  曹操的尚未强大之时,正在兖州招纳了一众优良的谋士,奠基了日后霸业的人才根本。这些人包罗荀彧、荀攸、郭嘉和程昱等,此中只要程昱的边幅是交接了的。

  反西凉时,曹操看到:“一人手执蛇矛,生得面如傅粉,唇若抹朱,腰细膀宽,声雄力猛,乃扶风茂陵人也,姓马,名超。”

  吕布纵赤兔马赶来。那马日行千里,飞走如风。看看赶上,布举画戟望瓒后心便刺。傍边一将,圆闭环眼,倒竖虎须,挺丈八长枪,飞马大叫:“三姓家奴休走!燕人张飞正在此!”吕布见了,弃了公孙瓒,便和张飞。飞奋起,酣和吕布。连斗五十余合,不分胜负。云长见了,把马一拍,舞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刀,来夹攻吕布。三匹马丁字儿厮杀。和到三十合,和不倒吕布。刘玄德掣双股剑,骤黄鬃马,刺斜里也来帮和。这三个围住吕布。转灯儿般厮杀。八人马,都看得呆了。吕布架隔遮拦不定,看着玄德面上,虚刺一戟,玄德急闪。吕布荡开阵角,倒拖画戟,飞马便回。三个那里肯舍,拍马赶来。八军兵,喊声大震,一齐掩杀。吕布军马望关上驰驱;玄德、关、张随后赶来。

  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: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;何故解忧,惟有狂药。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;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;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皎皎如月,何时可辍?忧从中来,不成隔离!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;契阔谈宴,心念旧恩。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;绕树三匝,无枝可依。山不厌高,水不厌深:周公吐哺,率土归心。

  孔明于十一月二十日甲子吉辰,洗澡斋戒,身披道衣,跣脚分发,来到坛前。分付鲁肃曰:“子敬自往军中相帮公瑾调兵。倘亮所祈无应,不成有怪。”鲁肃别去。孔明嘱付守坛将士:“不许擅离方位。不许低声密语。不许失口乱言。不许失惊打怪。如违令者斩!”众皆领命。孔明徐行登坛,不雅瞻方位已定,焚喷鼻于炉,注水于盂,仰天暗祝。下坛入帐中少歇,令军士更替吃饭。孔明一日上坛三次,下坛三次。却并不见有东南风。且说周瑜请程普、鲁肃一班军官,正在帐中伺候,只等东南风起,便调兵出;一面关报孙权策应。黄盖已自预备火船二十只,船头密布大钉;船内拆载芦苇干柴,灌以鱼油,上铺硫黄、焰硝引火之物,各用青布油单覆盖;船头上插青龙牙旗,船尾各系走舸:正在帐下听候,只等周瑜呼吁。甘宁、阚泽窝盘蔡和、蔡中正在水寨中,每日喝酒,不放一卒登陆;四周尽是东吴军马,把得风雨不透:只等帐上呼吁下来。周瑜正正在帐中坐议,探子来报:“吴侯船只离寨八十五里停靠,只等都督好音。”瑜即差鲁肃遍告各手下官兵将士:“俱各船只、军火、帆橹等物。呼吁一出,时辰休违。倘有违误,即按军法。”众兵将得令,一个个磨拳擦掌,预备厮杀。从

  话分两端。且说刘玄德正在夏口专候孔明回来,忽见一队船到,乃是令郎刘琦自来密查动静。玄德请上敌楼坐定,说:“东南风起多时,子龙去接孔明,至今不见到,吾心甚忧。”小校遥指樊口港上:“一帆风送扁舟来到,必军师也。”玄德取刘琦下楼驱逐。斯须船到,孔明、子龙登陆。玄德大喜。问候毕,孔明曰:“且无暇告诉别事。前者所约军马和船,皆已办否?”玄德曰:“久矣,只候军师挪用。”知

  此段描写八诸侯讨董卓时 董卓义子吕布大和群雄的事 刘关张三英和吕布的故事 传播千古 可谓无人不知 充实表现了吕布飞将的本色 其怯武非一人可胜

  操令:“置酒设乐于大船之上,吾今夕欲会诸将。”天色向晚,东山月上,皎皎好像白日。长江一带,如横素练。操坐大船之上,摆布侍御者数百人,皆锦衣绣袄,荷戈执戟。文武众官,各顺次而坐。操见南屏山色如画,东视柴桑之境,西不雅夏口之江,南望樊山,北觑乌林,四顾空阔,心中欢喜,谓众官曰:“吾自起义兵以来,取国度除凶去害,扫清四海,削平全国;所未得者江南也。今吾有百万大军,更赖诸公用命,何患不成功耶!收服江南之后,全国无事,取诸公共享富贵,以乐承平。”文武皆起谢曰:“愿得早奏凯歌!我等终身皆赖丞相福荫。”操大喜,命摆布行酒。饮至三更,操酒酣,遥指南岸曰:“周瑜、鲁肃,不识天时!今幸有降服佩服之人,为彼之患,此天帮吾也。”荀攸曰:“丞相勿言,恐有泄露。”操大笑曰:“座上诸公,取近侍摆布,皆吾之人也,言之何碍!”又指夏口曰:“刘备、诸葛亮,汝不意蝼蚁之力,欲撼泰山,何其笨耶!”顾谓诸将曰:“吾本年五十四岁矣,如得江南,窃有所喜。旧日乔公取吾至契,吾知其二女皆有国色。后不意为孙策、周瑜所娶。吾今新构铜雀台于漳水之上,如得江南,当娶二乔,置之台上,以娱老年末年,吾愿脚矣!”言罢大笑。唐人杜牧之有诗曰:“折戟沉沙铁未消,自将磨洗认前朝。春风不取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。”曹操正笑谈间,忽闻鸦声望南飞鸣而去。操问曰;“此鸦缘何夜鸣?”摆布答曰:“鸦见月明,疑是天晓,故离树而鸣也。”操又大笑。时操已醉,乃取槊立于船头上,以酒奠于江中,满饮三爵,横槊谓诸将曰:“我持此槊,破黄巾、擒吕布、灭袁术、收袁绍,深切塞北,曲抵辽东,纵横全国:颇不负大丈夫之志也。今对此景,甚有。吾当做歌,汝等和之。”歌曰: